2009年美国为摆脱金融危机的漩涡,提出了重振制造业、让美国回归实体经济的战略。数年过去,当这一议题的热度渐渐降温之时,我们再次观察美国“再工业化”战略,发现其成效初显:2011年和2012年美国先进技术产品(ATP)的出口势头增强,进口势头减弱;美国2013年12月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达55.0;产出指数终值为57.5,创下21个月来的新高,就业指数终值为54.0,创下近九个月的新高,制造业每月约有2万个新增岗位。美国制造业回流主要发生在高端产业领域,如新能源、信息、生物、医疗、环保、海洋和空间等新兴产业,使其在全球分工体系中仍然保持引领者和控制者的地位。相比较而言,由于中国制造业总体处于各自产业链的底端,其价值创造能力较弱,且相伴的是高能耗、高污染,其发展不具可持续性。如何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已经成为各界积极探讨的问题。


 



为什么要发展高端制造业

从产业价值链的角度而论,高端制造业处于产业链的高端,具备以下特点:以高新技术为核心驱动,技术含量高、创新能力强;产业附加值高,经济效益好、服务功能全、带动就业较多;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符合低碳经济的要求;既能满足大规模批量生产,又能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高端制造业范围广泛,门类众多,与其他产业关联度大,带动性强,具有较强的引领作用。

“高端制造业”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其涵盖的领域也随时代而变化。当前所涉领域主要包括:高新技术产业链高端领域(芯片、薄膜晶体管等核心重大项目,通信、数字视听、软件、新型储能材料等电子信息产业)、提供技术装备的各制造领域(制造装备的装备——工作“母机”、数控机床、柔性制造单元、软性制造系统、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工业机器人、大规模集成电路及电子制造设备等)、重要机械和电子基础件领域(先进的液压、气动、轴承、密封、模具、刀具、低压电器、微电子和电力电子器件、仪器仪表及自动化控制系统等),以及重大成套技术装备领域(如矿产资源的井采及露天开采设备、能源领域的大型设备、先进的交通运输设备、大型环保设备、大型科学仪器和医疗设备、大型先进的军事设备等)。随着技术进步以及管理手段的革新,一些传统制造业在转型发展的过程中也出现高端化的趋势,如纺织产业在采用现代纺织印染技术与设备后,使得原来劳动力密集的生产模式得以改变,附加值得以提高,进入了高端制造领域。

制造业涉及复杂的生产过程,需要原材料、能源、各类服务的配合,因此具有较高的乘数效应。2011年,美国制造业1美元的终产值,将带动其他产业1.35美元的产值,居所有行业之首。即便从城市产业生态的角度而论,保持合理的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结构比例有利于城市经济的持续发展。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来说,单一的产业结构不利于抗击经济危机,对于一个城市也是一样的。

在就业创造方面,制造业具有显著的带动效应。在制造业的一个就业岗位能够在其他领域衍生2.5个支撑性就业岗位,而在制造业的高端领域,平均每个高技术制造岗位将在其他领域衍生出16个支撑性就业岗位。制造业依然是吸收就业较多的领域,即便是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制造业着力向高端化发展的美国,其制造业领域2011年的就业规模接近1200万人,而且国内大部分研发投资集中在制造领域。

另外,高端制造业与技术创新有着密切的联系。高端制造业有加大研发投资的强烈诉求与强大动力,而研发活动的活跃必然导致创新成果的出现。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有些高端制造业的研发与设计活动可能与具体的制造过程在空间上实现分离,但是也有研究表明,不是所有的制造行业都能实现这一理想的效果。制造过程的完全外包有可能导致研发与创新能力的最终丧失,特别是高新技术在其初步形成期,制造与研发的空间区隔不利于创新思维的激发,会减缓创新研发的进程。因此,立足面向海外、背靠长三角的地缘优势,密切制造与研发的空间交流,在优化城市工业结构的战略中,不断淘汰落后产能,通过发展高端制造业提升城市创新能力是面对不确定性的竞争环境,提升城市竞争力的制胜法宝。


关于发展的战略思考

只有依靠自主创新和技术进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发展高附加值产品,才能在高端制造领域获得优势,尤其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对高端制造领域的一些技术封锁更为严厉的情况下,技术引进以及原先的“市场换技术”的方法越来越显得捉襟见肘,因此,要在高端制造领域获得竞争优势,必须着力于自主创新,在一些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和关键设备、零部件研发等领域实现突破。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制造业面临的问题更多、更复杂,人口数量大、人均资源不足、生态环境恶化、环境污染严重的矛盾突出。实现“转型发展”,不是回到传统制造的老路,而是要以科技创新为先导,以高新技术和“绿色技术”为支撑,立足制造的高端领域。

强化制造业自主创新是获取高端制造领域竞争优势的重要保障。未来制造业与发展模式的竞争,首先是自主创新能力的竞争。只有依靠自主创新和技术进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发展高附加值产品,才能在高端制造领域获得优势,尤其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对高端制造领域的一些技术封锁更为严厉的情况下,技术引进以及原先的“市场换技术”的方法越来越显得捉襟见肘,因此,要在高端制造领域获得竞争优势,必须着力于自主创新,在一些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和关键设备、零部件研发等领域实现突破,必须加强产业共性技术的科研队伍建设,形成产学研相结合、开放式的攻关共同体,在知识产权保护、税收优惠、研发资助等多个方面采取综合措施。

重视高端制造业研究型人才和应用型人才培养。美国的高端制造业发展战略中将人才的培养视为三个重要支柱之一,调动产学研各个部门加强对高端制造业人才的培养,并且建立相应的职业技能认定机制。中国长期以来忽视高等职业技术教育,技工、高级技工、特别是装备、研发级、制造级应用人才缺乏。一方面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一方面制造企业难以招到合适的员工。装备、研发级、制造级应用人才是既有一定理论知识又有丰富经验技能的应用型人才,即所谓的“灰领”,是大学水平的能工巧匠或能工巧匠型的大学毕业生。培养高端制造业人才除了需要研究型人才之外,还需要高等技术应用型专门人才,应该将职业技术教育提高到与普通高等教育一样的地位,探索有效的人才成长机制,促进高端制造业持续健康发展。


(作者系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博士、副研究员,信息咨询与研究中心战略研究部主任。周知秋编辑,工作邮箱:zhouzhiqiu@wxjt.com.cn)


拓展阅读:长兴工业转型发力新兴产业

                 长兴迈向工业智能制造时代

最后一次编辑于2016-12-22 09:49 点赞 | 3

发表跟帖

@
+

向我们反馈